普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育儿

经营权易手租赁户茫然

来源: 作者: 2019-05-17 03:23:10

经营权易手 租赁户茫然

7位个体工商户在河池市城区南桥市场内,租赁金城江区金城江街委会老街社区7组的房屋开门面。但是,租赁合同还未到期,老街7组却已把商铺转给别人承包——

经营权易手 租赁户茫然

□本报 唐毓克

“租赁合同期还有1年至3年不等,但老街7组却视当时签订的协议不顾,把门面转给兰某承包。”6月4日,李伯山、覃国站等7位个体工商户在向诉说其遭遇时感到愤懑难抑。并表示,他们已经咨询法律界人士,如果老街7组对协议还置若罔闻,他们只有通过法律途径讨回公道。

商铺突然被转包

根据李伯山等个体工商户反映的情况,来到南桥市场进行调查采访。在南桥市场内靠近小河边一栋3层楼房,1楼共有10间门面。据悉,该栋楼房产权为老街社区7组拥有。从2004年9月开始,老街7组陆续把1楼门面租赁出去。当时,东兰县三石镇覃国站来到金城江,看中了该楼其中2间门面,并于2004年9月15日与老街7组签订了《承包门面管理协议书》。《协议书》规定,“从签字之日起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承包期限为4年,时间从2004年9月15日至2008年9月15日,租金为每间每月450元,承包押金为1000元。随后,江苏籍人李伯山在2005年8月1日与老街7组签订了2间门面租赁协议,租期为5年,时间从2005年8月1日至2010年8月1日;2006年4月1日,李伯山又在同一栋楼要了另一间门面,租赁期为3年。此后,老街7组相继把另外5间门面对外出租,但未与租赁户签订协议。

李伯山、覃国站等租赁户签订协议后,3年来双方合作愉快,没有发生任何争议,租赁户按协议规定按时缴纳租金。然而,今年5月中旬,一位自称兰某的人把一张《通知》张贴到租赁户门口。该《通知》称,兰某通过招标中标,该楼门面和住房已由他进行管理。

遭受损失谁负责

覃国站租赁的2间门面,一间经营豆浆、豆腐食品加工,另一间经营台球娱乐,同时兼营冷饮。6月4日晚8时许,来到其门面看到,两张台球桌已被搬到墙边,地板上摆放20多根镀锌管。覃国站的妻子黎玉花说,当天有几个人来到他们租赁的门面,对她说“我们要进行房屋装修”,希望她能打开房门放东西,如不配合,就要撬开房门。黎玉花无奈,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镀锌管等物放到屋里。覃国站的表哥黄先生说,覃国站已与老街7组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就要履行协议规定,“谁也不能打房子的主意,谁敢撬开房子,就要承担法律。”黎玉花满脸愁容地说,这些人未经过她的同意,便擅自把台球移到墙边,造成她一天经济损失至少100元,“这些损失该由谁承担呢?”

李伯山租赁的2间门面经营粮油糖烟,另一间门面已停业。李伯山说,他们一家老小在7年前就来到金城江做生意,经营粮油糖烟的这2间门面早就与老街7组签订租赁合同,2005年续签。对于合同期还未满,老街7组就背着他们把房屋转租给别人,李伯山等租赁户感到气愤不已。

提高租金惹纷争

据了解,7位租赁户都是花了一大笔转让费才获得门面的经营权。租赁户曾女士称,她的门面转让费花了6000元,但她多次找老街7组签订租赁合同,但组长说“签不签合同都是你们经营,只要你们按时交房租就行了”,后来合同也就没有签成。听说现在要提高租金,那她只要老街7组退回押金就不想经营了。6月5日中午12时许,来到南桥市场内,见到老街社区7组组长毛建雄。毛建雄说:“这栋楼房原来是由生产队管理的,现在经过群众开会讨论,决定以承包的形式让人承包,后来通过招标,兰某中标。因此,从今年6月1日起,这栋楼就由兰某管理。假如兰某要提高租金,那也是理所当然的。现在市场各种物价都上涨,我们不能按照原来的合同办事。假如还按照原合同办事,老街7组完全有理由收回房子。因为,合同规定每月15日之前一次性付清当月的管理承包金,逾期不交的有权收回门面。”李伯山等租赁户说,他们租赁的门面5月份房租确实还未交,不是他们拒绝交,而是毛建雄只是口头通知,没有开具发票。

变更应履行协议

针对租赁户与老街7组签订的租赁协议是否有法律效力,河池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韦勇认为,租赁户与老街7组签订的租赁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是合法有效的。该楼门面经营管理权是可以变更的,但变更之后应履行原签订的租赁协议。如果新的经营管理者以变更管理权为由而不履行原租赁户签订的协议,擅自提高门面租金,租赁户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上海到温州物流专线
花椒苗批发
济南ISO9001认证

相关推荐